偏颇报导部分案情 没有公义 没报导和解

By Divingdeep, 2018-11-19

偏颇报导部分案情 没有公义 没报导和解

      麦宝玲最初是铜锣湾诊所的病人。与黄婉媚为同一航空公司的朋友关系。

由于麦宝玲有心脏病,杨医生原意是不希望她全身麻醉做手术,脱除上颚埋于颚骨内的三只牙齿,加上麦宝玲说港龙航空当时不准许员工因为美容而矫齿,所以才使用上排活动矫齿器的混合方法。(当时未能找到相片,证明曾使用上排活动矫齿器的混合方法,现在此相片已经找到)

进行治疗超过了三个月后,麦宝铃介绍同一航空公司的好友黄婉媚前往诊症

麦宝铃在04年4月至05年6月期间,一直都有接受治疗。

而何嘉敏,一星期六天工作,协助杨医生治疗麦宝玲,全部覆诊均在场,期间没有听过麦宝玲有任何的不满。

 

 

Albert Lee只是影了一张不适合的全口扫描X光片(panoramic), 此X光未能显示当时牙齿的排列情况。

然后一齐往梁定安诊所寻求意见,但竟然没有即时影合适的Lateral Ceph x光(这个X光片能够显示当时牙齿的排列情况),和即时印模, 然后待了六个星期之后才印模.

 

十分奇怪,梁定安没有即时纪录,虽然六星期才印模,牙齿仍然不太差。今天,如果麦宝玲同意,杨医生可以出示该模,大家就明白整件事。

 

原来梁定安为当时香港牙医学会秘书长期间,收了杨医生多年要求牙医学会澄清及道歉的法律文件。

 

https://bit.ly/2Q8T8Tc

 

由于香港牙医学会并非监管会,杨医生一早已退出了该会,不知道梁定安是秘书长. 不知道会有这么大的冲突。

 

 

 

麦宝玲于牙医管理委员会中作证时没有提及未能结婚,所以律师没有盘问此点。08年时十分肥胖,相信当时应刚生产完。相信现时子女已经有了11-12岁了,根本未能结婚并非事实。

新闻报导记者采访时当时不敢笑,相信只是怕被人看见牙齿并没有问题,不需要脱除该三只牙齿亦能完成矫齿。

病人的投诉十分奇怪,如果病人觉得痛及赶时间, 为什么六星期后才印模, 影正确x光及接受治疗呢? 其实只要继续治疗就会完成, 梁定安没有大方向改变方法只是继续治疗, 亦已经完成疗程。牙医管理委员会在审讯期间经已完成该疗程。

当时杨医生要求Albert Lee及梁定安提供她们的医疗纪录,及反告梁定安贬低同业,梁定安不肯提供的医疗纪录,一般法庭是会要求控方提供证据指证对方。

牙医管理委员会在审讯期间,麦宝玲与苹果记者午膳,而索偿时只有苹果日报报导。

苹果日报亦没有报道最终结果及裁判和解,亦没回复电邮查询。

 

 

 

What do you think?

发布留言

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。 必填栏位标示为 *